疯帽子的茶会

碧顷,懒得除草达人,擅长写作废话
p5/喜多主
闪之轨迹/クロリン
es/涉英
很高兴认识你

[servamp-戏国]Just a Kiss?

C3时期,爽文,就是想看他们无脑亲亲,无剧情,可能是交往设,趁着还有点点爱可以发电写一点…

------------

    有栖院御国把白子落到黑色的方格间,光滑的棋盘印出了清晰的影子,黑色的白子,在棋盘的倒影里面。

    这种年纪还兴奋地叫着checkmate显然不太合适,况且御国很早就已经没有了这样的兴奋感,减少的棋子,不惜一切代价斩下敌人的首级,这便是战争。这是过早涉足战争的御国的日常生活,这样的生活当然也包括面前用手抵在黑色国王上让棋子转圈的人。

    “呜哇,是checkmate耶——”黑色发丝的玩家松开了按在...

说点废话
写在简介上的都没有爬墙,就是有点不知道怎么写(...

[servamp/吊戏中心/有戏国成分]Waltz

*交响情人梦pa,指挥系吊戏(20→21)x大提琴系御国(17)倾向有注意!!
*这次本质也是无差甚至友情向,两个人的关系比原作缓和
*吊戏生贺,可以说是很多人在宠吊戏的感觉
————————
“吊戏前辈?你还不打算起床吗?”
狼谷吊戏迷迷糊糊地把眼睛撑开一点,朦胧中似乎看到一个举着金属器械的明黄色影子。
“五分钟之后我就会起床哦,要相信成年人的时间观…”狼谷吊戏迅速地闭上眼睛重归黑暗,并且把被子掖好,完全没有要起床的意思。
“…吊戏前辈真的是废人一个呢,对吧艾贝鲁?”虽然并没有睁开眼,但是狼谷吊戏脑海中已经具象化出了有栖院御国拿着他心爱的玩偶露出厌恶表情的样子,“如果你真的再过五分钟...

无名写手不务正业系列(……
纠结了一下,尽管画得很烂很草甚至有点ooc,为了填充tag还是打了tag

[servamp/戏国]幻想真实

*因为我站这样的cp所以标题上写了戏国,实际上是无差,隐晦cp向,就算看成友情向也没什么问题。过去捏造有。
*吊戏经塔间さん允许与主角团共同行动的IF,感觉马上就会被打脸只好赶紧把坑填了
*一部分真昼视角
-----------------------
  “哎呀国酱?真是偶遇呢,来这边散心?”

  温泉旅馆设置在庭院的走廊有非常舒适的微风,有栖院御国也是为了让艾贝鲁吹吹风才来到了外面,这个时候却碰到了一辈子都不想碰到的人物。

  啊啊失去干劲了。就这么回去吧。御国这么想着,抱上了放在栏杆上乘凉的艾贝鲁,并转身试图离去。

  “两个人独处的时...

好雷啊实在是太雷了,我去年都写了些什么…其实写的全部都很雷啊但是在清一色优秀文章里出现一篇欧欧西小学生作文的观感实在是太搞笑了x

请大家允许我把某两篇挂在这里,虽然知道我cp粮少也不用这种质量的来滥竽充数,但是为了私欲还是留下了。

大概就是想证明一下自己在萌他们的感觉。(…

【女神异闻录5/喜多主】Rose&Gun(2)

到结局为止的剧透有,除了这一点外的注意事项请戳↓

1

-----

“晓。” 


  穿过人头攒动的涉谷的地下通道时,晓的肩上突然增加了一只手的重量,熟悉的嗓音在耳边炸开,属于蓝发艺术家的手毫不费力地使晓的步伐停滞了。


  晓在地下通道游历多日,也未见祐介主动上前搭话,更别说是正在考虑着如何让决定在卢布朗阁楼住下的祐介吃到营养晚餐时被截住,就更加不可思议。就算是偶尔通过手机联系发出邀请,祐介也会在晓站到面前的时候把刚刚所发出去的联络信息忘得一干二净。 


  观察路人的精神集中力让人非常佩服。晓算...

【女神异闻录5/喜多主】Rose & Gun(1)

警告:
二周目祐介(?)x三周目joker的搞笑沙雕if剧情,虽然官方定了名字但是已经写了这么多了就还是用漫画名字来栖晓吧。喜多主同居。

自我满足向,欧欧西无可避,是看到澡堂剧情被删翻出来的半年前产物慎点!

→有到结局为止的剧·透注意!!←

——————————

对自己来说——今天晓就要离开这件事,实在是梦境一般,不再进行怪盗团活动之后,两人就鲜少在一起行动,在涉谷碰面之后也仅是打声招呼便各自忙各自的事情了。尽管老实说维持这样的关系让祐介有点不安,但同时他心里也确信自己和晓的关系绝对不是点头之交的程度。来栖晓自离开少年感化院起就一直在忙于处理回学校以及回老家应该办的一堆麻烦事,自己

喜多主真的好好希望p5a发糖呜呜呜呜

[闪之轨迹/crrn]It's Snowing

最近降温了好冷!于是这是充斥着各种毒奶、闪四妄想以及ooc的crrn短打。(自娱自乐
没有打算占tag,比起和各路神仙同屏还是悄悄存一下脑洞吧,的感觉
--------------------
黎恩把褪去了手套的双手捧到跟前闷闷地送上一口热气,袅袅白烟逐渐在没有边界的白色雪原上沉降下来。

早起试图练剑,手指却在冷冽的空气里逐渐被抽干,变得僵硬起来、越是挥刀越是感到力不从心当然不止这一方面的原因,事实上,虽然脑内的技艺还未生疏,但是将近一个月没有握上刀柄,几近崩溃过的身体要握起沉重的刀身却是有点困难。黎恩草草挥了几下就收起刀,想着还是要从体力开始恢复,靠在冰冷的木椅背上平复着微弱的喘息。

而此时...

12345
©疯帽子的茶会 | Powered by LOFTER